为什么硬件开发这么多坑?

时间:2020年7月27日  10:32     作者:安服优

在说创新套料方案之前,我们先一起来看看硬件市场:从周鸿祎的360手机跟路由器没有掀起过什么浪花,到贾会计的电视与手机的销量平平,再到老罗的锤子手机最终以惨淡收场,这就是引无数英雄折腰的硬件市场。

坐落在硬件之都深圳的鹅厂,虽然法务部在碰上老干妈之前一直是南山必胜客,但是如果提到市场上的爆款硬件产品,突然发现好像并没有鹅厂啥事情,就连在京东这位硬件电商大佬的平台上,销售最多的鹅厂产品竟然是QQ会员与腾讯视频VIP会员充值。实际上腾讯多年来一直有硬件产品的测试,OBD盒子、手环、运动DV,智能AI音箱,物联网等等,但最终还是销量感人(你有用过腾讯的硬件吗?)

大佬与巨头做硬件都不容易,草根创业选择硬件产品更是难上加难,那么做一个硬件产品的难又是难在哪里?

如果跟软件产品相比,主要是体现在两个方面:

1)软件与硬件的成本区别:虽然硬件与软件的开发、推广、销售的都需要成本,但软件的拷贝几乎是零成本,而硬件所涉及到的每一个部件的研发流程都是极其复杂的:每一个部件的开发和生产都需要一次成本,这意味着硬件产品推向市场所需的投入远大于软件。且在产品做出来后,软件如果有BUG,修复完再推送一版更新即可修复,但是硬件一旦出现问题,不管是召回还是替换,造成的损失会高得多。除了上面提到的几位大佬和巨头的例子之外,还有苹果iPhone4曾经历的“天线门”;戴威创办的ofo小黄车,虽然在共享单车的浪潮中,凭着低的单车成本成功抢先占领了大比例的市场,但也因为品质问题最终成了老赖,反而被使用高成本电子锁与定制车体的摩拜笑到了最后。

2)硬件涉及的环节更多:设计开发需要更多的上下游配套资源,生产更是要可靠的供应链才能保证产品的品质与交期,而只要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最终的后果可能都是毁灭性的。

如何做出硬件产品

把大象装进冰箱总共需要几个步骤?答案是三个步骤:1、把冰箱门打开,2、把大象放进去,3、关上门。那么怎么做出一款硬件产品呢?虽然涉及的环节众多,不过概括一下总共也只需要三个步骤:1、产品设计2、产品开发3、产品生产。

在我们手机与电脑里经常使用的大部分的软件往往是一家公司甚至是个人开发者单独开发的,开发完成后在应用市场或者网络上分发,用户即可以安装使用,而硬件产品的设计与开发,虽然一个人也可以完成,但要将硬件产品生产出来并送达至千千万万的使用者手上,必然离不开上下游产业链的分工与合作,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这样的分工合作更加地普遍与深入。

做一款硬件产品所涉及的产业是如此之多,而其中任何一个环节的产业又有各自的上下游产业的连接,比如产品的外壳常见的有塑胶或五金,而五金外壳的加工工艺有冲压、压铸、型材、CNC等等,五金的表面处理有电镀、喷涂、氧化、高光等等、而一个工厂往往只提供一种加工方式。想要做出一款好硬件产品的产品经理,如果没有较强的整合能力与丰富的经验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跨行的大佬在硬件上屡次栽了跟头就不难理解了。

深圳的硬件产业

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先行者,从一个渔村发展成世界级的大都市,并且成为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与中国创新的领头羊,当然离不开从电子手表加工起步发展而来的硬件产业,时至今日,深圳的硬件产业已成为全球产业链中的关键一环,因为其规模、配套、专业度、快速、以及创新能力,没有任何一个地区能够与之匹敌。

深圳可作为该行业代表的:华为、大疆、华强北等。华为因为CFO孟晚舟被加拿大无故扣留而被世界关注了其自身实力,背后是数十年来持续的高研发投入才有了令世界瞩目的成绩,拥有5G技术专利第一数量的占比,以至于美国不得不不要脸面强力封杀遏制其发展。而大疆更是凭借持续不断的创新,提供性能最强、体验最佳的革命性智能飞控产品和解决方案,在该领域赢得了举足轻重的地位。那么华强北,估计给大家的印象就是从山寨手机年代带过来的“山寨”标签,没有知识产权只会模仿,但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

多次承办深圳双创周活动的深圳开放创新实验室(SZOIL)的创始人,秉承开放理念的李大维并不这样认为(李大维,台湾高雄人,被誉为 “ 中国创客文化教父 ”,1990 年开始参与开源运动,创立过多个开源软件项目,2010 年和朋友一同创办了中国第一个推广创客文化和开源硬件的创客空间 “ 新车间 ”,2015 年联合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和创客创业平台 “ 创客大爆炸 ”创立深圳开放创新实验室。)在一篇文章中,他说:“原来,全世界都在讲的创客运动,在华强北已经发生20年了,它就是一个创客空间。你来到这边,对电子工业一窍不通,但找到方案设计公司,你要搞的产品就可以很快凑出来,这个产业不拒绝任何的人。”-文章标题:你们在骂华强北山寨的时候,他鼓励人们更勇敢地学习它

李大维经常在全球作为各种创新活动邀请的嘉宾,无数次地在演讲与对话中向老外介绍公版公模的概念,并对国外当地有创意致力于解决社区需求的创业者介绍深圳的资源,但对于中国的采购者来说,公模公版仿佛早已是水与空气,对话常常是“这个有公版吗?”,“要多少量”。的确,在中国消费者印象中,销量较大的许多产品,只有标签贴的生产商不同,其外观却是一模一样。

除了公版公模,依赖于成熟的产业链与庞大的成熟工程师数量,哪怕是新的需求,深圳的方案公司与工厂也能够快速响应,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能做出一个同类型的新产品。依赖于华强北与深圳的这种快速创新的能力,不仅国内的品牌能够快速大量地扩充产品线,非洲的创业公司也可以采购深圳生产的套料SKD制造自己品牌的手机,这样的手机搭载了非洲创业者的创意与理想,也能更好地满足服务本地用户的需求,indegogo等众筹网站上的很多新品背后都离不开深圳的设计开发与供应,同样美国的创业者也可以将千奇百怪的想法更快地变成可以众筹的产品。

中国的崛起与复兴,让西方并不高兴,会不高兴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就是钱不好挣了。长期以来,落后的中国需不断向国外采购先进技术与产品,而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一旦中国突破了某项技术,国外同类的产品立马跳楼大减价。而深圳作为中国创新的领头羊,华为、大疆、华强北的贡献都是不可抹灭的,华为和大疆的专利数量实现了以既有游戏规则突破包围圈的成功,而以华强北为代表的公版公模及快速设计制造能力,也早已走出了造假与模仿的初级阶段,已经服务于全球的消费者与创新链条,随同中国制造一起悄无声息地走入了无数人的家庭,也让深圳拥有数量庞大的小微企业生存,并从这些企业中走出做大了不少优秀的成功者。

安服优的创新套料方案

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低质量的模仿都有巨大的市场,历史上德国、日本、韩国都有经历这样的阶段,中国当前仍处于低价制造的阶段,但是中国在快步发展,华强北与深圳也已经学会了什么样的产品才是更好的,答案就是一定要有创新,以华为为代表的大规模中国企业在底层技术与先进制造不断进步,深圳的小微企业也必须要寻找创新出路,因为没有差异化的公模公版很容易就产能过剩后没有利润和失去用户,而这种创新不再是早期的“要你命3000”式的拼凑增加一些不痛不痒的功能,而是在市场的不断学习中培养了出的产品思维。

深圳市安服优智能互联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早期以物联网产品定制方案开发为主要业务,即客户提出想法与需求,我们再将其设计、开发做成实际的产品,并给客户提供PCBA或者芯片、软件的供应。多年来我们服务了国内外各行各业200多家客户,产品从奢华的网红潜水推进器,到亚马逊销量第一宠物训练器,再到盲人使用的智能眼镜,以及在工业、农业、家居、娃娃机、储物柜、定位器各行业的物联系统实现,积累了丰富的设计研发经验。

2020年春节后,我们在极短的时间内推出了手持额温枪、热成像测温系统、人脸识别测温仪、壁挂式测温仪等产品方案,截止目前已达到了上百万的出货量,在抗疫道路上做了些许服务。

虽然测温产品的软件、硬件、外观、结构,均是AFU设计、开发,安服优拥有专利、著作权等知识产权,模具开了二十多套私模,核心的电路设计与算法更是百分百原创,但我们还是以套料的形式与客户合作,秉承“开放、平等、理性、进取”的企业文化,我们还将在物联网、无线音视频、智能宠物、医疗养老等行业推出更多的创新套料方案,以服务用户体验创新为目标,严格控制品质,保障供应链,继续为全球客户提供交钥匙(Turn Key)式的创新硬件套料方案服务。